[转]徐宥的“我的大学”

目录 生活

好文收藏:  徐宥的“我的大学”


这里再贴上几段作者和其他人的文章后面的回复:

=====================================

Eric said,
August 7, 2009 @ 1:13 pm

各位读者, 谢谢你们的留言.

我其实还有两句没有写入书里面的话:

1. 迷茫是这个时代的特色,我们都会经历的。 我相信迷茫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整个群体的。 pongba 以前说过, 大学生, 前面没有毕业后好生活的胡萝卜,后面没有父母高中时候的大棒, 所以很容易迷失。 我只是恰好迷茫的时候遇到了一些改变我的人,加上以前的习惯,所以没有迷茫出什么事情来, 正常的度过了迷茫。

2. 我的第一段给了读者一种“家庭环境的影响是很重要的”映像,其实这倒不是绝对的。 我觉得我真的深入思考自己的前途的时候, 是在高中。 我上高中的时候, 我父亲刚刚负责一个学校的全部工作,我母亲正在私人承包一个卖鞋的商店, 那时候很多问题我都要自己想,自己解决,他们离我太远,有些是即使和他们说了寻求帮助也不现实。 然后我不停的思考的结果就是我真的认识到“我要干什么”。 或许这种对自我的再认识, 有以前家庭环境的种子,不过我觉得更多的当时自己领会到独立思考的重要和乐趣。 我有一个妹妹(我叔叔的女儿),现在在美国,她高考当时失利了,到邻近城市的一个学校复读了一年, 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处理, 我叔叔和我阿姨都说,这一年她的心智成长是最快的。 人的心智的成长是和外部环境很相关的,如果一开始并没有太理想的家庭环境,不妨求诸于后天的外部环境。 很多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的人,都是成功的利用了社会环境,即使他们本身不具有特别好的家庭环境。

=====================================

xyh said,
August 8, 2009 @ 12:08 am

我在还没有恋爱,没有结婚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个感觉:将来有了孩子,教育就从数学开始。后来的经历又坚定了这一个想法。

结婚的时候,妻子对我的要求是买一个书橱。我的书橱里的书就如我的工资一样很不丰富,只是数理化居多,还有我的一点爱好–书画艺术类的。到了孩子大一点的时候,我把我希望孩子看的书放到他们方便拿到的最下层,最外层。这一方法使得大孩子学习了数学。但是,没有让我的小儿子就范,我使出了自认为更为完美的方法经过了多年的努力也没有能如我旧愿。倒是他改变了我的想法。我的妻子就提醒我:不要“重男轻女“,意思是不要只是注重数理化,轻视其他东西。

没有永远正确的教育方法。不要试图用1把钥匙打开2把锁。锁是正确的,错的是钥匙。所谓的家庭教育只是外因,真正起作用的是孩子自身的内因。外因是缘,与孩子的内因机缘巧合是父母最开心的乐事。

孩子没有按照家庭教育的设计走,或者根本就没有设计,或许也是最大的幸事,因为他跳出了你的规范,超出了你的界限,他无拘无束,可以做得更多更大更强。

如果我再教育孩子,或许又想从社会人文教育入手。


我在还没有恋爱,没有结婚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个感觉:将来有了孩子,教育就从数学开始。后来的经历又坚定了这一个想法。
结婚的时候,妻子对我的要求是买一个书橱。我的书橱里的书就如我的工资一样很不丰富,只是数理化居多,还有我的一点爱好–书画艺术类的。到了孩子大一点的时候,我把我希望孩子看的书放到他们方便拿到的最下层,最外层。这一方法使得大孩子学习了数学。但是,没有让我的小儿子就范,我使出了自认为更为完美的方法经过了多年的努力也没有能如我旧愿。倒是他改变了我的想法。我的妻子就提醒我:不要“重男轻女“,意思是不要只是注重数理化,轻视其他东西。
没有永远正确的教育方法。不要试图用1把钥匙打开2把锁。锁是正确的,错的是钥匙。所谓的家庭教育只是外因,真正起作用的是孩子自身的内因。外因是缘,与孩子的内因机缘巧合是父母最开心的乐事。
孩子没有按照家庭教育的设计走,或者根本就没有设计,或许也是最大的幸事,因为他跳出了你的规范,超出了你的界限,他无拘无束,可以做得更多更大更强。
如果我再教育孩子,或许又想从社会人文教育入手。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